当前位置:主页 > 麒麟城资讯 >

一个正式的告白

作者:tianyin 编辑:tianyin 日期:2019-08-10

 那晚我彻夜未眠,微微颤抖着的回忆在记忆的深区若隐若现。

  近来你清瘦了许多与我初见你时的模样格格不入,此时你已经身材好好,长发飘飘,笑容甜甜,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是神圣不可亵渎的高尚美丽。

  你清脆爽朗的笑容打破了我近二十年的沉默。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夜晚,在漆黑的宿舍中爱情的情愫在我的心中攸然骚动,与寂寞空虚对峙。几次在黑暗中摸索拉开窗帘,眼睁睁看着周围鸭绒黄的光线在我的眼前消失殆尽,那是我期盼已久的黎明。

  娜娜;昨天你对我倾诉上班痛苦的日子,明天休班,想出去转转,明日满课的我怎敢拒绝你如此丰盛的邀请,况且那是一直久久喜欢的你。

  娜娜;认识你愈久,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你与我的认识要追溯到2014年六月下旬,那时你已经在肯德基做兼职许久,在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逐渐从陌生到熟悉。在下一年春季浅薄的日子中我们开始变的无话不说。

  娜娜;我依然清晰记得与你吃过的每一顿饭。充沛的夏日阳光照耀着我的肌肤,我骑单车来到你学校的门口,那应是最纯洁的晚饭,那时你还是短发吃起饭来竟也有淑女味。

  娜娜;六月的盛日,我出现在你学校的门口,你穿着与我上次逛街买的碎花短裙,深咖啡色的上衣,我在你的身后看着你柔态楚楚的身影,碎花短裙轻柔摆拍在你的腿上。夏日的光线动荡且剧烈,眼睁睁看着一寸一寸的阳光撕裂肌肤之后遗留下的纹理。在十字路口我微微轻抚你的后背,你半推搡着,此刻我感到晕眩,那是因为我的能量薄弱,但是足以支撑起我对你的迷恋,所以

  所以我很高兴能够走进时间里面体会与你相聚时的分秒之悸动。那应该是黄昏之后的初夜,我仍然记得你碎花裙子沾了些风的纤维,或许因为啜饮清酒的缘故,你的脸庞变得粉嫩,我与你并肩走在人行道路,晴朗的笑声断断续续,一边走路一边哼唱,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你喝酒之后的模样,仿佛你对这个世界很有勇气。

  娜娜;一路走过街道的十字路口,我轻抚着你的发丝,在学校门口的对面,你问卖西瓜的大叔这样说道;这西瓜甜吗?或许是在清酒的支撑下我竟脱口而出;哪有卖西瓜的人说自己的西瓜不甜呢?相视而笑。但我绝对没有想要讽刺你的意思,你要明白。那是我第一次踏进你的校门,在操场对面的座椅上看着你的身影消失在宿舍楼之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朋友,她们两个走在最前面,我与你在身后。我曾这样开玩笑对着你的朋友,娜娜,你的两个舍友都比你漂亮呢,你一脸嫌弃我的样子,我触摸着你的后背,戏弄着你的发丝,你没有拒绝。娜娜,那时我就想过要成为你未来的执戟侍卫,为远古仅存的一枚日,奉献我绚霞一般的初心。那晚陪你与朋友看了两处房子,结果并不完美。

  娜娜;与你告别之后的黑夜,我骑单车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听着没有音乐的耳塞,那是我骚动的心脏。你廓然晴朗的面庞充斥着我的每一根神经,就那样,我的双腿就像没有了知觉,只是隐约听到车轮与大地摩擦的声音。

  兴奋,激动都不足代表我此时的心情。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那晚临近学校路过十字路口时与电瓶车相撞。当然是我太专注想象与你并肩走过人行道的喜悦,虽被陌生的男子辱骂,但仍然掩饰不尽我内心的激动,除了道歉之外我没有还口,我知道那是我的原因才造成的,最后陌生男子临走时用愤怒的语言厮杀TMD神经病。回到学校已经很晚,左胳膊上被沥青摩擦的鲜红,没有流血,校医务室也以关门,于是用宿舍水龙头随便清洗了几下,为此还被舍友讽刺了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有了山地车也不能这样骑啊,都没有把电瓶车放在眼里。那晚,我睡的很踏实。

  烈日炎炎的盛夏,我考完科一到你新搬来的地方,你已将行李搬至楼下,在全福立交桥等我。将你的行李搬至五楼,陪你铺床单后躺在你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似乎有一点家的味道,芳香四溢。下午,你要上班,我心疼你从早晨忙碌到现在坚持请你吃午饭。在你家附近选择一个带有空调的米线馆。我骑单车载你去附近的公交站牌,你坐在单车的前面,摇晃的车子我尽量让它保持平衡。娜娜,你还记得吗?在途中遇到我们店送外卖的员工,他一脸惊愕的样子。看着你奔跑的身影在我的瞳仁中逐渐缩小,最后一个拐角不见了。我曾在你的背影后悄悄说,我一定会载你走过济南城市的大街小巷。

  娜娜;那时我们的关系也算得上亲密吧。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心想会和你在无人唠叨的世界白头到老,纯粹且美好,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把我们的人生编织在一起。那时你已经完完整整占据了我的心脏,盈满了我的记忆,如同完完整整燃烧着的白天与黑夜。

  娜娜;如果你听的进去,请你选择一个众人皆睡的月夜对我张开你彩色的羽翼。

  娜娜;你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盛夏的黄昏陪你去菜市场买菜时的样子,以及吃火锅最搭配的金针菇,那是你最喜欢吃的。黄昏的夕阳将你的身影拉的斜长,我的手中拿着你买的菜,回家的路途在街角的商店买了雪糕,看着你微笑的样子,以及在你嘴角张扬中遗留下黑色巧克力的残液,看着你温柔的舌头吧嗒吧嗒舔着的冰淇淋,我以为幸福就应该那样,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回到家中看着你认真摘菜洗菜的样子,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很想把你搂在怀中,但我没有,害怕伤害到你。我很庆幸见到你持家最温柔的一面。我下楼买了饮料等待你同学的到来。原谅我又一次忘记你同学的名字,你曾告诉过我许多次。

  娜娜;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心痛,可又不敢将痛苦流露于面色。四面楚歌的悲伤在我的心中波涛拍岸。娜娜;你一脸严肃的样子说;我找了个男朋友,就是前几天去和朋友爬泰山时认识的。娜娜;你不知道我几次上厕所控制情绪,还带着野蛮的声调讽刺,谁让你不提前下手。那时我想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那晚我吃的极为狼狈,你可曾知,面对喜欢的女孩说出这种话时那个喜欢你的人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吗?

  我早早离开了你家,我担心控制不住情绪,走出你家的门口我平生第一次为女孩流了眼泪,我努力抬头看着天空由墨黑而渐次黛青,终于在满是晶莹的液体中出现一层灰蒙的月。那个干枯的夏季空气中塞满一股腥味,深情且无所欲求的心。坐在你家附近的小广场看着来往的行人于跳广场舞的大妈,眼睁睁看着你家房屋的位置。夏日的黑夜撕裂出一条无止尽的黑暗让我深陷情欲堕落其中无法自拔,那夜我像游魂不定的孤魂野鬼被四面的黑暗撞的头破血流。我又忍不住去了你家的楼下,在靠近窗户的一角,眼睁睁看着白炽灯的光线消失。我甚至忘记怎样走回家的路途,只是沉默着躺在床上。娜娜;那晚,夜沉默极了。

  娜娜;那是我人生的一处败笔,输的一塌糊涂,甚至连出战的资格都没有,束手就擒,无情淘汰,自此我与你虽偶尔保持联系但不想打扰你幸福的美梦,现在我的心会偶尔疼一次。自那之后我买过很多本书泡过一段很长的图书馆来充塞我寂寞空虚的心灵。在每个寂寞的夜晚我都会手持香烟赤裸着身子站在宿舍的阳台,看着这个喧嚣之后沉静下来的城市,我都会告诉自己,再等一等。

  娜娜;直到去年寒假在我们的交流中我发现你生活的并非快乐,如烟似雾的眼睛开始变得忧伤,再也不像从前那般绚烂。于是我心甘情愿在自己的信仰中安顿下来,遂明白幸福来自争取,悲痛亦然。

  娜娜;我们虽然在同样的时光中,同一座城市里,自从你有了男朋友我确信你的梦中没有我的影子,与你隔岸相望的那个人不是我,可是你没有发觉,我在观望着你,推敲着你,甚至欣赏着你。

  娜娜;前段日子你和男朋友的关系越来约淡,直到上个星期我才从花姐的口中得知你已经分手了,看着你清瘦的样子,我原以为亲眼目睹自己喜欢的人爱上另一个人会很难受,想不到当我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失去另一个人的时候会更难过。我确信直到现在我还喜欢你,爱你。上个周六我将班替给别人,你下午给我打电话问我加班时我问你你什么时候下班,这样我也可以有理由陪你走回家的路途。若不是你我不会加班的。从家给你带了一瓶六个核桃,我在休息室借用别人的充电器时顺便礼貌让了让,她也很识趣没有喝。我将六个核桃放在桌的靠近墙的角落,下楼遇到你正好在门口与顾客讨论着扫码的事情,我告诉你,你一脸灿烂兴奋的样子,你不知道此刻我是多么幸福。

  娜娜;上个周五在高第街56号餐厅吃饭,你可能不会明白与自己暗恋的人吃晚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早早从学校出发去大润发专门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Q蒂,接着走了一段很远的路程到餐厅的门口我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将台阶做暖,身体冰凉,戴着耳塞单曲循环叶蓓唱的以为爱情没有了。

  娜娜;与你晚餐是我最幸福的事情,我想要将这种幸福持续一辈子。我是多么幸运能够与你在晚餐中成为你最大的分享者,每一次见面我都不曾吝惜把我内心丰溢的生息倾注于你的杯,在青春的生命中。

  娜娜;如果笔端的回忆能够一丝丝一缕缕再绕个手,我都已经计算好了,我要把盆中最大最美的食物供养你,再也不准你像以前一样软硬兼施趁人不备把一块冰心掷入我的心房。你曾对我说过不想早早结婚,我不会逼迫你的,何必贪恋短暂的晴朗,要纵浪就纵浪到底吧。我以拍案下注,你敢不敢坐庄?

  娜娜;与你去海洋馆的那个夜晚,我从梦中惊醒了两次,虽然定了闹钟,还是会害怕错过时间,耽误行程,从两点到三点到后来的四点,我再也无法入睡。从四点就收拾东西,穿着你陪我在淘宝街买的裤子以及在美邦买的衬衫。娜娜,你知道吗?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买这么贵的衣服。前一天晚上你说可能会晕车,我从校医务室给你买了晕车药,唯一让我觉得遗憾就是坐过一站没有买到强鸿的素包子,为此我深深感到自责。

  娜娜;当你把头依偎在我的肩膀,我想等待你的日子终于得到了丰盈的回报。

  刚进去海洋馆不久你接了电话要二面职务,所以我们被迫退出,重新踏上归去的路途,没有看美人鱼的表演以及海豚表演。郊区的气温明显比市区冷了许多,风放肆划过你的身体,我站在风口为你挡风。那天的你非常焦躁,回家竟把钥匙掰断在锁芯中,没有办法,去化妆店买了眉笔,你说每次你都抢着拿钱你这是要包养我吗?你也许不知在我的心里想包养你一辈子呢。

  在公交车上交谈中你突然说要在结婚之前挣钱买个小屋,我回答你那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啊?相视而笑。

  娜娜;晚上跟你要白天照的照片时话赶话说了喜欢你,所以一整个夜晚没有收到你的任何消息,第二天早上打电话时已经关机。原谅我昨日的鲁莽,早在上个星期就约好在下个周六去吃日本菜,跟你做一个正式的告白,抱歉。晚上做了十几个噩梦,最后一个是牙齿掉了下来,分成两瓣,没有任何的血丝。

  娜娜;我曾告诉过你从来没有感受到胃痛,腰痛的滋味。早晨我躺在被窝中给你写着这封告白书,为了将自己安静下来我足足喝掉十一袋纯牛奶,还有一包牛黄解毒片,终于我体会到胃疼是什么样的感觉了,现在我体会到你胃痛的感觉了。

  爱你的峰